寫給“后浪”的致辭:請在“前浪”的苦日子里逆水行舟

2020/5/27 8:53:39

微言大學首圖.jpg





“前浪”一邊高高在上的教導“后浪”是生活在最好的時代; 一方面苦苦哀哀地嘲笑2020年是過去以來最差的一年,卻是未來最好的一年。

 

這是成功“前浪”的教誨,還是失敗“前浪”的借口?抑或他們是同一群人? !

 

如果不能更深刻的觀察社會,就無從解讀“前浪”的心態,如果不能對年輕一代心懷厚望,也難以在這個時刻給予“后浪”們真切鼓勵和祝福。

 

陸丹校長作為一名社會學者,在今年的畢業典禮致辭中給予了別樣視角,精準的擊中痛點,鼓勵身為“后浪”的我們緊抓全新的歷史機遇,逆水行舟,百舸爭流,創造中國的更好未來。

 

 

 

 

以下節選自三亞學院2020屆畢業典禮致辭:



屏幕前三亞學院的各位2020屆同學,再過一天你們大多數人就要畢業了,許多人要從此闊別母校,許多人甚至還沒有機會在畢業之際回母校與自己的青春做一次道別。

 

16年前我離開上海到三亞,如今三亞學院也已經15年歷史了。原本學校準備十五年校慶籌劃一些慶典,紀念過往那些值得紀念的人和事,也與自己的一段刻骨銘心的如歌歲月劃一個分號,F在需要調整安排了。

 

臨別之際,送給同學們三句話。

 


1.社會從來沒有這么大施展騰挪空間留給你們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各方面各層面都建立了相對完整的體系?陀^上,留給后來的年輕人后來者居上的空間不如原來那么多。

 

記得我大學畢業時,學到的是同質性報國學問,面對的是同質性改革問題,我們都是同質性反思自己、社會和要求上進的人。但,我們擠在一座同質性獨木橋上。后來者只能論資排輩。

 

最近一段時間我們頻頻聽到,一些知識分子、企業家等等各色成功者都說,好日子到頭了,要過苦日子了。對嗎?對。但苦日子好日子是相對的。在創造性轉換意義上,苦,對他們而言是對,對你們未必對。

 

他們是這個社會運轉的發動機,中國從改革開放之前的苦日子熬過來,抓住改革開放的契機,參與創造了后來眾所周知的、你們身在其中的好日子,中國經濟的蒸蒸日上、中國國力明顯上升和中國人百年來前所未有的樂觀自信,都與他們幾代人的奮斗息息相關。

 

現在,因為貿易戰和疫情,全球化1.0版提前結束了,中國所處的國際環境變化了,中國經濟增長路徑和方式變化了,長輩中成功者習慣的思維方式、成功經驗都隨之不靈了,他們恐懼了,厭煩了,不習慣了。這明顯是他們中許多人的苦日子。

 

你們也苦,沒有五千人一起的畢業典禮,沒有同學不醉不休的傾情離別,沒有畢業季遇那么多企事業單位蜂擁而至的校招,就業和創業都不容易,有的同學家庭受環境影響收入減少從而難支持你們緩就業。我理解,我都理解,你們太難了。

 

但是,真的只是更難還是有另外更多的機會?

 

比較一下成功者的難,真正難的并不是生活不下去,經營不下去,也不是原有的成功路徑依賴不了了,也不是思維方式變化需要根本性變化了,而是,那些形形色色成功者經過若干年苦心經營形成獲得的有利位置以及其對局面的“掌控感”失去了。更關鍵的是,他們中許多人因為年齡和地位原因,沒有原來那么大的勇氣、耐心、意志、激情去面對新問題,去像過去那樣抖擻精神、振奮斗志、重頭來起再發起一次人生的沖鋒。累累果實促使他們更愿意守成。

 

需要記住的是,那些值得我們今天的年輕人致敬的每一位獲得有利位置成功者,其實,當初他們都一文不名。正是他們一無所有、一文不名、不平則鳴,才有了他們當初一個個的勵志圖成、發奮圖強,才成就了現在的他們。

 

我要說的你們都明白了吧:當成功者失去掌控局面的感覺而又不能自我脫胎換骨的來一次轉變,實際上他們就不容易再回來了,他們只能順勢而為而不愿意逆流而上了。當年,他們因為一無所有而又意氣風發,才替換了當時暮氣沉沉掌控資源掌控局面的人。今天,這個逆水行舟、然后百舸爭流的機會輪到你們了。

 

已經很多年了,改革開放之初的中國社會的扁平社會結構已經形成了后來的更多更明顯的分層和加大分層。作為大學畢業生,在分層相對穩定的環境里,大概率只能作為職場小白一點點慢慢的煮熟。而現在,每個人雖然依然需要腳踏實地,依然需要從基層做起,但是,市場上橫向空間和職稱上縱向空間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大,這是危機來臨時留給更有勇氣、耐心、意志、激情的年輕人的機會。因為不幸的環境突變,而更大概率的出現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局面。

 

當然,你們得補齊成功者必要的膽識、方法、經驗、責任等等特殊資源這些課。

 


2.從來沒有這么大的責任需要你們承當


今天,你們看到的西方社會已經不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初我們那代人認知的那個被發達國家的現代化水平遮蓋一切的西方,也不是全球化主導一切的西方。

 

近現代西方中心主義延續了幾百年的傲慢。驕傲的心是不容易褪色的。西方現代化走在前面,但現在看起來,其理性精神給傳統社會的祛魅工程遠沒有完成,而且極大幾率完不成了。

 

對中國的這一輪輿論排斥,理論上是源自西方社會文化基因。西方的基督教一神論的信仰、傳播上帝福音給野蠻地異教徒、上帝優秀選民、仗義不惜仗劍傳教等等西方中心主義的思維方式,根深蒂固。面對中國“他者”近乎“異類”,當中國和平崛起,西方政治的巨大民眾動員能力,是有西方深厚的文化、價值觀和思維方式基礎的,而這與西方的非西方、他者和排異思維有淵源關系。

 

因此,當中國年輕人學習西方優秀的方面時,西方排斥中國的聲浪大起來,一時半會還小不了,這是不奇怪的。

 

你們年輕人這一生需要面對這種中西換位時西方反彈的艱難時刻,你們需要面對的不只是對中國的質疑還有種種反對。委屈也好,憤怒也罷,換位思考是必須的,歸根到底,吵架解決不了問題,發展的硬實力話語才有分量。你們需要的是用勇氣、耐心、意志、激情面對困難,克服困難。

 

在我看來,中國數十年來,除了三次,從來沒有像今天如此需要自己數百萬知識青年挺身而出。第一次是抗日救亡運動,第二次是新中國建設運動,第三次是改革開放之初,我是那個70年代末時代的大學生,我們就覺得就是這個百廢待興百業待舉的國家需要我們。

 

而現在,真真切切的是,中國需要對自己祖國自信的你們,對自己的國家尊重和信任的你們,需要自己心里敞亮、愛憎分明的你們,需要朝氣蓬勃、夢想滿血、才華橫溢的你們。

 

雖然每一代年輕人總是任重道遠,雖然每一屆畢業生都有艱難困苦,但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我、我們學校、我們這個社會給予無限希望于你們年輕知識分子身上,這個社會的建設需要你們,這個社會艱難時刻需要你們,這個國社會的未來需要你們。需要你們什么?再說一遍,你們所具有的而別人已經不多的特殊氣質。

 

祝賀你們畢業了。

 

希望你們早日上崗工作。

 

期待你們以巨大的勇氣、耐心、意志和激情這些特殊氣質,贏得你們自己,贏得中國社會的的未來。



3.最后我想說一句我的反思。古人說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


我的經歷告訴我,這句話的完整解讀是:方向確定了,總要邁開第一步,第一步在哪里和什么方式邁開不重要,第一步到千里是多遠也不重要,什么時候到千里之外也不重要,有時候花很大精力和很長時間只管走自己的路,心無旁騖、埋頭專注比其它什么都更重要。

 

有一天你再抬頭看路時,天色已亮,原點已遠,許多同路人還在左顧右盼中浪費了許多好時光。誘惑和想法太多的時代,專注、忠誠、堅持,就是成功最好的品質。

 



 

美編|屠天宇

 





欢乐麻将好友房怎么没有了 今日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走势 北京pk10模式 上海天天彩选4预测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介绍 股票实时行情软件 11选5任三简单算法 黑龙江11选五任选走势 体育彩票七星彩 河南快三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