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三亞與世界小姐大賽“牽手”十六年

2019/11/4 16:41:50


回顧三亞為世界傳遞的“意義之美”

 

/伍志潔

 

圖片4.png

“世界小姐”大賽開辦至今已有半個多世紀的歷史該項活動由埃里克·莫利及夫人朱莉婭·莫利1951年共同創立,是全球舉辦時間最早、規模最大、影響最盛的頂級選美賽事。與美國“環球小姐”和日本“國際小姐”并稱為世界三大選美盛事。

1980年開始,“世界小姐”的評判程序和考量標準發生了重大變化,外表不再是美麗的唯一衡量標準,女性的品格和智慧成為關注的焦點。多年來,“世界小姐”一直以促進世界和平、樹立杰出婦女榜樣和幫助饑餓殘疾兒童為主要宗旨,也發展出了“讓美麗更有意義”為口號的慈善事業。選拔的優秀女性是才貌雙全、充滿愛心、積極向上的健康女性代表。

2000年,朱莉婭·莫接任世界小姐機構主席后,更是繼承和遵循了世界小姐活動的宗旨,主張“有目的的美”,更注重女性的優秀內涵和素質,甚至大膽地取消了總決賽晚會上的泳裝表演,使該賽事不同于一般的娛樂選美活動。她曾說:世界小姐比賽一切從尊重女性的角度出發,要為知識女性做一點實事。所以我們能看到,在整個世界小姐大賽的賽事環節中,賽事組委會經常組織參賽佳麗到當地的兒童福利院和殘疾兒童進行義務勞動,給予孩子們最大的溫暖;也會讓獲獎佳麗帶一件本國的禮物進行拍賣,將拍賣所得捐贈給舉辦國的慈善基金會。除了賽事、商業活動和個人形象的宣傳之外,當年被冠冕的世界小姐都需要完成下一年的慈善巡回任務。有些佳麗還成為了慈善活動的愛心大使具有相當大的號召力,為社會慈善事業做出了很大貢獻。

截至目前,“世界小姐”大賽已經在全世界20多個國家成功舉辦。參加比賽的佳麗也覆蓋了模特、演員、醫生、教師、建筑師、工程師、律師、學生等各行各業。舉辦時間一般是每年12月選手們將參加體育競賽、慈善活動、花絮拍攝等項活動,并通過服裝展示、才藝表演和現場問答等,最終評選出年度“世界小姐”和各獎項的優勝者。

1994年,潘濤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官方的中國小姐參加世界小姐競選為中國小姐世界選美史拉開序幕2001年,中國(三亞)形象小姐李冰參加了第51屆“世界小姐”的總決賽,成為入圍世姐總決賽的中國大陸第一人。最終過五關、斬六將進入十佳,奪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績。在第57屆“世界小姐”的比賽中,中國佳麗張梓琳艷壓其他105個國家和地區的佳麗,戴上了“世界小姐”桂冠,她也是57年來首榮膺“世界小姐”的中國女孩。

 

10.jpg

來過三亞的人都會不禁感概:三亞真美。

藍海銀沙、椰樹婆娑、青山綠水、花團錦簇,城市雖不大,卻處處洋溢著勃勃生機。除了這得天獨厚的“自然之美”之外,三亞還因為另一種“美”而受到全球的矚目,這個“美”,要從2003年說起。

那一年,三亞成功舉辦了全球最悠久、最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大型國際賽事——世界小姐全球總決賽。從此,“世界小姐”同三亞結下了不解之緣。從03年開始,十六年以來,三亞一共8次成功舉辦了世姐總決賽,分別是2003年的53屆、2004年第54屆、2005年第55屆、2007年第57屆、2010年第60屆、2015年第65屆、2017年67屆和2018年68屆。三亞成為英國總部之外舉辦世界小姐總決賽次數最多的城市。

從最初的質疑、擔憂、好奇,到接納、從容、自信,三亞從世姐賽中逐漸成長,主動敞開對外交流的大門,積極迎接世界之美,觸摸著國際化的脈搏,一路前行。短短幾年時間,持續深遠的美麗效應讓三亞由一個漁港小城逐步發展成為一座正走向世界、聚焦全球的熱帶度假天堂之城。美麗,已然成為三亞的代名詞,而世界小姐,則成為三亞美麗名片中濃墨重彩的一部分。世姐賽事見證著三亞的發展變遷,與三亞共同成長三亞和世界小姐的美麗故事則作為美麗經典載入史冊,更是成為當地人難以忘懷的一段美麗記憶。

隨著2019年3月世界小姐亞洲總部落戶三亞的新聞消息傳出,將三亞打造成“世姐之家”不再是一句空話。回顧十六年來三亞與世姐賽的“牽手”之路,這段美麗的記憶會繼續延續下去,這份“有意義的美麗”會給全世界帶去更多的溫暖與希望。

 

等待:極力爭取

2003年之前,我國尚未舉辦過世界小姐這種類型的賽事。那時,“選美”屬于敏感話題范疇,人們對這件事或多或少存在偏見,傳統的觀念在人們與選美之間形成一道屏障,也使人們對世姐賽產生了理解上的偏差,“當時很多部門都不敢大膽支持申辦世界小姐大賽,因為社會上有些反對的聲音,比如說這是不尊重女性的表現等”,一位當年申辦世姐大賽團隊的工作人員透露。不僅如此,在賽事正式進入籌備階段之前,一些老干部老同志也會提出質疑和擔心:承辦這樣的賽事國內沒有先例,我們能不能辦?辦不好會不會砸了三亞的牌子

當時的三亞,亟需一個機遇去融入世界,擴大開放,走出發展的瓶頸期。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三亞采取迂回策略,一步步向目標靠攏。

一方面,三亞派出工作人員到北京,呈送世姐賽事相關的圖文、影像資料說服有關部門,向中央領導重點介紹世界小姐辦賽以來的成果、意義,強調其積極健康的宗旨以及三亞申辦的訴求。另一方面是繼續保持與世姐機構的接觸與合作,在國內營造輿論氛圍,并連續幾年通過新絲路模特大賽向世姐機構派出優秀的選手參加世界小姐總決賽。2001年首次派出的模特李冰參加了在南非舉行的第51屆世界小姐總決賽,喜獲第四名,并被封為“亞洲美皇后”稱號。李冰的出現拉近了中國與世姐賽的距離。到了2002年,可謂天賜良機,這次派出的選手是海南姑娘吳英娜,她在第52屆世界小姐總決賽上榮獲第五名,并被封為“亞洲和大洋洲美皇后”稱號。海南姑娘吳英娜在世姐賽上的表現立即引起島內媒體轟炸式的報道,多家媒體表示這是令人驚喜的大事正是這兩次突破,為世姐賽進入海南奠定了輿論基礎,也掃清了一些思想障礙。

當時,除了觀念上的阻力之外,最為棘手的問題是缺乏接待外媒的經驗。眾所周知,大型的國際性賽事少不了外媒的參與,外媒的報道直接影響了人們對賽事的關注以及對舉辦地的印象。如何更好地與外媒打交道,接待外媒的時候要注意哪些問題等內容時刻困擾著申辦團隊。當他們得知當時的香港媒體與外媒有較多的來往,且熟悉各個國際媒體的報道傾向性之后,申辦團隊立即四處尋找,最終找到一家香港的媒體,經過多次交流、探討和學習,收獲了許多寶貴的經驗。

 

結緣:全民狂歡

在筆者的印象里,這一年為了迎接世姐賽的到來,城市里的舊橋重修了,舊路也翻新了。進入總決賽倒計時5天的時候,市區的大街小巷、馬路兩邊都掛滿橫幅、彩旗,“世界小姐”的到來點燃了這座城市的激情。

得知世界小姐們還要坐著精美的花車巡游市區,市民們更是激動不已。不管是晨練的大爺大媽、上班的白領,還是放學路上嬉戲的中學生,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談論著這件事。那時的網絡不算發達,智能手機也尚未普及,人們一有新消息,就會互相奔走告知。喝老爸茶的“老爸”們一改往日的閑散,散步時要是看到市里某個地方正籌備著世姐巡游的工作就湊上前多問幾句,多看幾眼。然后還積極地去“踩點”,收集和巡游相關的信息,例如巡游主席臺位置、巡游的路線、安保警戒線的范圍、大橋通行的時間等等,然后把信息與茶友們分享。不僅如此,“老爸”們還不忘用筆畫出市民觀看的最佳線路圖,研究怎么樣能靈活避開人多的區域,近距離地看完整個巡游。

毫不夸張的說,世姐賽在當時的確是一件轟動的高規格的“大事”。那時候每一個市民對世姐賽關注度極高,像打了雞血似的興奮不已。尤其是臨近巡游的前一天,市里更是熱鬧了。雖然沒有鑼鼓喧天,但三亞河兩岸那強烈震感的音樂所營造的氛圍也足以與之抗衡。從中午開始,在河西路河堤邊搭建的巡游主席臺上,音響師不間斷地調試燈光和音響設備,動感的音樂此起彼伏,響徹整個主城區,年輕人會不自覺地跟著音樂節奏律動,全城從未有過這番鬧騰的場面,想午休的居民肯定是不能如愿了,全民幾乎都沉浸在迎接世姐的歡樂氛圍中。

記得巡游開始的那一天,三亞出現了萬人空巷的場面,盛況空前。幾乎所有人都從家里來,只為一睹世姐的風采。據當天的中國新聞網報道,當時三亞美麗之冠到三亞大橋的河西、河東路段聚集了十多萬名各界群眾及游客,是歷次巡游活動中人數最多的一次佳麗們身穿代表本國文化的傳統服飾,風情各異的琳瑯頭飾,無一不顯示彰顯著世界文化的完美交融。世姐經過時,大家目光中充滿了好奇,幾乎看呆了,要過一會才反應過來,隨即跟著歡呼,有的學生黨甚至還跟著花車奔跑,追著看

巡游從河西路開始,經過新風橋后到河東路,之前做好“攻略”的老爸們攜家帶口,圍堵在河西路警戒線以外看得差不多的時候,馬上轉換陣地,穿過情人橋或者三亞大橋之后走到河東路繼續圍看,總之一句話,就是“看不過癮”。參加完巡游,他們又加入“激情狂歡夜”活動。“浪漫焰火展”同時在“激情狂歡夜”主會場對岸進行。五彩繽紛、璀璨奪目的煙火,把三亞的夜景點綴得更加絢麗多彩。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一段有趣的回憶一個能讓全民沸騰的大事件,誰都不想錯過一分一秒。

我們難忘03年總決賽落幕的那個夜晚,因為從那一刻起,三亞的發展邁入了新征程。海外很多媒體把這一年稱為中國的“選美元年”,法新社的一條消息甚至稱這是“中國國際化的一個里程碑”在外媒眼中,這是中國又一次思想大解放,是改革開放又邁出了標志性的一步。冒著第一個吃“螃蟹”的風險,三亞極力爭取,努力走向國際化,這是一次解放思想,更新觀念的過程。三亞通過世界小姐大賽學會與世界交流,從見證者的角度來看,當地的許多老百姓認為能在家門口觀看世界小姐大賽“仿佛一下走上了世界的舞臺”有關資料顯示,世界小姐大賽對舉辦城市的國際品牌和城市經濟的拉動,幾乎相當于一般城市在5至10年內持續投入10億美元的績效,而這次世姐賽引發的“眼球效應”大大提升了三亞的人氣,使其迅速贏得了知名度和美譽度“美麗經濟”的旋風從此席卷開來。

 

續緣:期盼巔峰

一聲聲透著異國韻味“你好,三亞!”再次降臨三亞鳳凰國際機場,不同膚色的佳麗用中文向三亞發出問候,這句熟悉的問候語一次叩開了三亞國際化的市場。

2003年三亞成功舉辦第53屆世界小姐總決賽之后2004、2005年世姐賽如約而至,2007年更是達到了“美麗巔峰”,全民首次共同見證中國小姐奪冠。緊接著,隨著海南國際旅游島建設的啟動,2010、2015、2017、2018年的世姐賽重返三亞。世姐賽給三亞的發展延伸出更多的可能性,同時也為世界的慈善、公益事業帶去希望。

不過在2004年,三亞差一點就與美麗擦肩而過。由于世姐賽的申辦費用過高,三亞希望降低相應的費用,而針對這一要求,雙方經過幾輪商談,都因價碼問題僵持不下。這使得世姐賽的主辦方不得不把視線轉向了其他有申請訴求的城市。大連同樣作為中國熱門的濱海旅游城市,它的優勢吸引到了莫利夫人的關注。她繼而轉飛大連,準備另覓合作伙伴。很快,雙方草簽了合作協議,由大連提供600萬美金的承辦費用。沒過多久,還是因為費用的問題,大連認為壓力過大最終放棄了合作。一番尋覓無果后,莫夫人不甘心,她不愿失去巨大的中國市場,在多個城市間進行反復比較后,仍舊選擇三亞。在和三亞新一輪的協商下,對方放棄了承辦費的要求,提出一個新的合作模式:由世姐機構承攬全部的賽事賽務、商業操作,三亞只負責提供基礎設施、比賽場館及安全保障等。新的合作模式開創了新思路,雙方達成合作共識,三亞再度牽手美麗。

05年世姐賽完美落幕后,當時有網友發出“世姐賽連著三年都在中國成功舉辦,下一次肯定出中國冠軍啊”的預測。即便之后的56屆世姐賽移師波蘭華沙,人們心中還是存留了一絲期盼。果不其然,07年世姐賽重返三亞,預測成了現實。

2007年12月1日晚約10時,萬眾矚目的時刻到來了,當莫夫人宣布:“本屆世界小姐的冠軍是中國小姐張梓琳”時,整個舞臺沸騰了,臺前幕后的中國工作人員、熒屏前的中國觀眾也沸騰了。中國小姐張梓琳成為世界小姐大賽舉辦57年以來,首位摘取“世界小姐”桂冠的中國姑娘。

于筆者而言,如果說03年一睹各國佳麗的風采是一種意想不到的驚喜,那么07年親眼見證中國小姐奪冠絕對是意料之中的驚艷。中國小姐在世界舞臺上的成功,給中國時尚文化產業帶來新的契機,直接推動中國的模特行業和選美經濟發展。也是從這一年開始,一系列國際國內大型時尚的美麗賽事紛紛進駐三亞,“美女+美景”成為當時人們推介三亞的主打模式在各種賽事中,世界各國朋友帶來的文化,使三亞成了國際文化交流的平臺,美麗、慈善、和平成為三亞最可寶貴的財富。

 

 

QQ截圖20191104154306.jpg


轉變:延伸美麗

幾年下來,頻繁的選美比賽也給大眾帶來了“選美疲勞”“審美疲勞”等困擾。與美麗相關的推廣模式逐漸趨于老舊,缺乏新意,受眾對其的關注度自然是不如從前。三亞意識到“美麗”不能只是當做一張城市名片,而要做成一種文化,充分挖掘其本質上的“意義之美”,為城市發展錦上添花。

為了鞏固“美麗經濟”,三亞從文化入手,把能夠體現城市特色的文化元素進行有效挖掘、聚集、整合和利用,使其融入文化旅游項目之中,積淀并散發出獨特的城市文化魅力,進而演變為國際旅游市場的號召力。“文化是旅游的靈魂,旅游在某種意義上是精神產品,沒有文化作為支撐的旅游是不具備可持續發展的潛力的。提升城市品位和附加值最直接、最持久的方式就是實施文化戰略。”三亞市副市長李柏青如是說。

針對“美麗文化建設,三亞不斷將視線轉向產業融“美麗不再獨樹一幟年間,亞洲PAD高爾夫球賽、美國卡特汽車賽、世界大力士冠軍賽,到ART SANYA藝術季、藝海棠國際藝術季、國際鋼琴音樂周等大型文化品牌活動,再到ISY三亞國際音樂節、海天盛筵、國際拳擊聯賽(WSB)、昆侖決綜合格斗系列賽、海南(三亞)國際馬拉松,越來越多的體育賽事和文化項目落戶三亞。體育、音樂、藝術等內容成為了“美麗效應”的延伸,這也可以17、18年的世姐賽活動中得以體現。這兩年的活動覆蓋面更廣,內容更豐富,緊緊圍繞“時尚+旅游”、“時尚+女性”、“時尚+體育”、“時尚+慈善”、“時尚+環保”時尚+健身時尚+音樂概念展開,實現跨界融合,將美麗的概念延伸至各行業

十六年來,三亞八次與世界小姐大賽“聯姻”不斷結合時尚、文化、體育元素為城市添彩,向世界展示海南國際旅游島自然之美,人文之美的同時樹立了充滿青春活力和健康朝氣的熱帶濱海旅游城市的形象

得知三亞將永久成為舉辦世界小姐的亞洲總部,許多市民表示開心。在他們看來,這份“美麗”從最初的一份驚喜,轉變為一份情懷,再演變成一種文化,無不展現出三亞強勁的經濟實力與綜合實力

乘著“美麗”的翅膀,我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里,在世界小姐“意義之美”的影響下,“國際范”的三亞會創造出更精彩豐富的美麗神話。

 

 

(作者單位:本刊編輯部)

 

 

 


欢乐麻将好友房怎么没有了